相关新闻
热门新闻

主题: 互联网企业与金融机构责任如何划清?联合贷款监管成难题

  • 2019-11-25 16:35:31   【浏览】5000

华夏时报(chinatimes.net.cn)记者朱丹丹单梅琪从北京报道

近日,蚂蚁金服总裁兼网上商户银行董事长胡小明在论坛上谈到关联贷款及相关政策时,呼吁监管部门对关联贷款做更多研究,而不是“一刀切”。

当前,经济下行趋势越来越突出,居民杠杆率居高不下,多头贷款问题越来越严重。特别是在严格的合规监管要求下,贷款援助已经成为网上贷款机构转型的主要方向。

如何打破“如果你把它弄得乱七八糟,你会死在管子里”的咒语?中国人民银行金融市场部主任邹兰也在论坛上给出了答案。

对此,邹兰提出了几个“坚持”,即坚持金融是特许经营行业;坚持金融服务于实体经济,有真实的场景和真实的技术,而不是脱离真实,转向想象,导致金融供给和金融需求的闲置。坚持保护无风险识别能力投资者的利益等。

监管不能先于金融创新吗?

只要金融科技创新的步伐足够快,监管就赶不上,只有“一刀切”。

近日,清华五道口金融学院举办的“金融科技与小额贷款的未来”论坛在北京举行。蚂蚁金融服务公司总裁兼互联网招商银行董事长胡小明呼吁,在谈到相关贷款和相关政策时,监管不要“一刀切”。

“我建议监管机构对合资贷款进行更多研究,以了解它们背后的客户、技术共享、数据共享,以及我们实际上如何进行风力控制。”胡小明说。

记者注意到,合资贷款在中国发展时间不长,没有直接相关的政策,监管态度尚未明朗。

众所周知,贷款援助和联合贷款是银行和互联网公司之间贷款合作的两种主要方式。监管需要贷款援助才能回到原点,互联网公司在收集和推荐客户信息方面发挥着更重要的作用。然而,与贷款援助相比,互联网机构在合资贷款模式中的参与更为深入。

关联贷款(Associated loans),又称联合贷款,是指商业银行和其他具有贷款资格的机构联合发行网上贷款。这种模式是在互联网上建立私人银行后出现的,如微型银行、网上商家等。以蚂蚁金服的“借贷”为例。其合作伙伴不仅包括国有大型银行或股份制商业银行,如邮政储蓄银行和浦东发展银行,还包括中小商业银行,如湖南三祥银行和浙江周州商业银行。

记者了解到,许多银行认为,与蚂蚁金融等互联网公司合作,互联网公司在收购和控制长尾客户方面确实具有优势。目前,不良贷款率相对较低,风险可控。例如,在贷后管理中,双方合作收款。互联网公司以其在线托收的优势来补充银行。

“合资贷款的背后是技术共享和客户共享。蚂蚁金服与中国许多银行合作,与它们共享技术、互联网和客户,打破了地区影响和技术限制。”胡小明补充道。

值得一提的是,胡小明还指出,目前,英国、新加坡等国正在大力投资技术。近年来,我国金融科技发展速度放缓,技术创新与风险管理之间的平衡发生了一些变化,值得行业和监管部门思考。“新加坡提议,监管不应先于金融创新。如果监管先于金融创新,就不会有创新。”他说。

“现代金融大多是离线金融,依赖抵押品、担保、资产负债表和现金流量表,”胡小明举例说,但今天,在线金融和现场金融肯定会成为趋势。网络金融的核心是风险管理,目标是包容性金融。金融科技必须遵循两个基本逻辑:一是以风险管理为核心;第二,我们应该把包容性利益作为我们的第一要务,并补充当前的融资。

此外,2018年,科技和金融领域有18个,伦敦有17个,中国只有11个。将来,中国应该有比欧洲和美国更多的金融技术公司。创新是发展的唯一动力。“创新不会带来麻烦。坚持金融创新、风险管理和积累是发展技术和金融的必由之路。创新被用来控制风险。只有科学技术才能推动金融生产力的发展。”胡小明是这么说的。

创新和监督不是一对矛盾

"事实上,创新和监管从来就不是一对矛盾."胡小明指出,“以中国移动支付为例,正是由于多年的包容性监管环境,移动支付才能够成为今天中国的名片,甚至延伸到‘一带一路’沿线的国家。”

不过,就上述合资贷款问题而言,虽然目前该模式没有明确的监管政策,但业内人士认为,早在2017年8月,《民营银行网上贷款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中就首次对合资贷款业务进行了监管,但此后并未发布正式草案。对此,另一位分析师解释称,监管层认为,除了私人银行,其他商业银行也有网上贷款业务,因此监管政策应该统一制定。

另一方面,共同基金平台的一位资深控风从业者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以蚂蚁金融服务公司‘借款’为代表的互联网贷款目前已成为许多年轻人的主要贷款来源之一,但如果监管采取‘一刀切’的方式来规避风险,市场将首先发现难以接受。”

“但是,在一些互联网企业和金融机构的合作过程中,确实可能出现责任界限不清的情况,导致金融风险增加。”上述员工补充道,“或许监管应该从提高合资贷款的准入门槛和检查机构的防风能力开始。"

此外,中国人民银行金融市场部主任邹兰在同一个论坛上指出,在金融科技发展过程中,一些新技术没有经过监管评估,创造了明显的监管套利空间。比如,他说,“比如,真技术和假技术混为一谈,相关方缺乏足够的识别能力,“劣币生财之道”的情况十分突出,技术的应用没有经过认真的论证和测试,过于强调技术,对金融法缺乏尊重和敬畏。”

与此同时,随着金融科技的发展,电子商务平台和供应链平台应运而生,并加速了它们的发展。小微企业交易成本降低,生产经营方式发生变化。另一方面,技术进步给为小型和微型企业提供金融服务带来了新的风险因素,同时带来了生产效益并增强了潜力。

邹兰以互联网企业、科技公司和金融机构的合作为例,表示一些互联网企业和科技公司与金融机构合作开展小微企业贷款业务。然而,就风险责任而言,界限不清、责任推卸的情况时有发生,一些金融机构主要依靠控风方来掩盖底部。这实际上已经变成了“影子银行”,增加了金融业的脆弱性。

邹兰还指出,一些大型企业直接切入供应链金融服务,其行为逐渐异化。一方面,他们任意延长会计期间,占用上下游小企业的营运资金。另一方面,无证经营金融、单方面追求金融服务利润、制造应收账款进行应收账款融资,实际上恶化了中小企业的状况和产业生态。

为了实现金融科技的可持续发展,邹兰认为至少应该“坚持”几个方面。坚持金融是特许经营行业,必须获得从事金融业务活动的许可;坚持金融服务于实体经济,有真实的场景和真实的技术,而不是脱离真实,转向想象,导致金融供给和金融需求的闲置。坚持保护无风险识别能力投资者的利益。

“最后,坚持开放、合作、包容和共享的理念,支持和鼓励不同类型的机构在组织变革过程中实现生产和金融服务的高度融合。但是,有必要事先明确划分风险和责任。”邹兰是这么说的。

责任编辑:冯·瑛子编辑:冉·东学

贵州快三投注 1分钟pk10 广西快三 江西11选5开奖结果


上一篇:阿基米德CEO王海滨:网络时代声音传播的商业模式
下一篇:中新天津生态城科技金融领域服务再提升